高中再见

July 20, 2014

Tags:学习出国再见成长高中

我从今天开始就不算真正意义上的高中生了,因为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要到其他机构好好弄英语,计划在明年九月去美帝念大学,对未来的生活固然期待,但是现的我需要缅怀过去,未来无论你期待与否,他总在那里等打击或者消磨你的期待,而回忆如果不刻意一点说不见就会不见,但一旦拥有它,它只会更美丽。

在今天拿到期末考成绩后,我的高中算是仓促却不突然的结束了,最后一天看着同学们面对成绩几家欢喜几家愁,我本来和他们一样。但是现在避开高考后的我,面对不理想的成绩虽然不开心不满意,但并没有一种急躁和一种逝去感。

班主任无论我们班考的是否突出,一顿一个接一个点名的批评是难免的。今天他对班上准备我们出国的同学便只字不提了,我松了一口气但逐渐感觉到与班级的距离就这样活生生的被老师,准确说是注定的安排扯开了。即使我早就知道它会出现,但难免不心生几丝伤悲。

离开我的高中,我讲去一个英语留学机构,说实话我不太喜欢那里,那里的老师太做作,那里的同学太虚伪。但是我想在水流急促的河流中急转弯,我们不愿做出更多的转弯,只好顺水推舟一瞅前方是不是柳暗花明。我也就顺遂父母罢。其实我也知道这些学校都是一丘之貉,但老老实实的按套路出牌就算好貉,耍花招只会弄巧成拙,成为虚伪而做作的恶貉。

在我到教务处办理请假手续时,一直有人在给教务处打电话,询问地州申请师大附中的分数和步骤,老师一个一个地接,用自然位于高端姿态的语气和他们说这个分数还不够啊,但是可以去教育局申请试试。我拿着申请请假的申请单站在一旁,顺从地等着老师签字。蓦的,尴尬的讽刺向我席卷过来,校外的人挤破脑袋地想进我们学校,而我却耐心等着老师批准我提前离开学校。生活无时无刻不处于围城之间,出国不也一样,国内的人想出去,国外的人想回来。我们不处于某种境况,就不能切身体会,得不到的总是诱人而美妙的。世界像天平,公平地维持着不公平。接受不接受是另外一回事。

在我的高中我一直和同学说这个学校是如何不合人性,我那时多么怀念我的初中,甚至有些时候我什至是恨一些老师。现在离开高中后,所有老师对我的惩罚与严肃都幻作千风,我开始发现老师的好与优点。

大概在初中也是这样吧,我埋怨着不顺成长,当所有不顺全部消失后,我总会快速忘却仇恨与不安,内心的爱使我发现美好。现在想想,也暗恼仇恨的力量太小,经不起爱的包围。而当初我的对仇恨的坚持,只因它是一人生的养分,给予人对现实反叛的勇气和活下去的动力。但是我万万没想到说好的仇恨竟然能如此轻松地消失,那世上还有什么亘古不变?我什至开始怀疑仇恨是爱的养分。失望之余我并没有放弃仇恨,只是叹息对自己的笃信竟然来源于这么不可靠的东西。

不过,好消息。面对这仇恨注定消失的定律,我怀恨在心。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