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胶卷

June 12, 2013

Tags:胶卷年代回忆照相

昨天傍晚去师大对面的一家柯达照相馆洗DIANA MINI拍的照片,他们说早已不提供这个服务,并推荐我向前的另外一家。 向前走,努力辨认才发现了他们所说的那家照相馆。七点的夕阳斜照在他们店门口,柜台里荒凉地放着几卷柯达100,富士100。店里一道门隔着就是他们的家。

我去的时候他们正在吃饭。老板是一个中年男子,和他的家人一齐坐在桌子旁边。 "请问可不可以洗胶卷?"我举起拿着胶卷的手,问道。老板看到我拿着胶卷,放下碗马上走过来。说:"可以,可以,可以。"老板的爸爸大概已是六七旬老人,也放下碗筷,来到柜台中翻单据。 老板父亲露出几颗余下的牙齿,边翻边兴奋地问我是哪里人,几岁了,在哪里读书,十分热情。老板正在写订单,向他父亲说了一大串胶卷的型号,问我尺寸要多大,告诉我来看的日期等等。

终了,老板像是自言自语道洗了以后你就只会来我家洗了,我们不像其他家店…父亲打断老板的话"别人做别人的,不要说他们。"老板作罢,细心地再一次提醒我来看洗的效果的日期。 踏出店面,回顾该店,倒真是寻常得很,怪不得初中三年都没有注意到它。

踏出门面,阳光正好。 我走在路上,甚至能想出那个年代。人们乐冲冲地走进照相馆,带来一卷卷胶卷,人们急冲冲拿着印出来的照片和家人朋友分享喜悦。老板可能还小,爬在暗室的一角,看父亲在变魔法,让画影在胶卷上显现;让喜悦在指尖绽放;让回忆留在那个年代。 细心地把收据折好,放在包里,我感到了一种力量,沉甸甸的力量。


第一次使用胶卷照相机,好期待。 我会记住那天的夕阳。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