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左吗

October 07, 2013

Tags:方向未来成长禁左

我们都在路上。

不管起跑线是否相同,不管路途的风景是否绮丽,不管路途是否崎岖。

我们都在路上。

大部分人的路前期都总有那么些相似,上小学,初中,高中,大学。

整整18年都是挤在同一条大道上,坦然地跟着大部队一起走。

大学以后,人们的路才会出现明显地分差,走向不同的方向,走向不同的风景。

分开路之后人们的生活便少了交集,同时让有交集的人更加珍惜这种交集、或者称作缘分。
人们更加依赖于SNS,对分道扬镳的朋友们充满了好奇。

这条路好走吗,这条路风景美吗,这条路是不是死胡同?

走着走着,大家的路走成了一个大网。
北岛写过一篇诗叫做「生活」,全诗一个字:网。

多么形象,我们踏着我们所选择的路上,我们生活在我们的生活里。

路终究是不同的,鲁迅虽说:「路是人走出来的,走的人多了也便有了路」,但是第一人走的也是路。

那条路相对更加狭窄,像被荆棘包裹的密道,连阳光也鲜有透过。

走的人多了,崎岖的路面渐渐磨得平整光滑,上坡路走出整齐的台阶,就连悬崖也恐怕能走出一座桥来。

当下的我总是抱怨着脚下的大路和周围的大多数,不甘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这极有可能是青春不知天高地厚的幼稚追求个性的想法,在这只是留下脚印,希望未来回首能有所论断。

选择,成为了我的困惑。继续向前还是勇敢向左。

现实终究是现实,没有一个像Google Earth一样的上帝视角能审视我们的生活。

于是便颤颤巍巍地问一句:「这...禁左吗?」

第一件事

和游戏里的一个姐姐聊天,说道关于选择的问题。
发现我们都一样,或者我们甚至很多人都一样。

不甘心做碌碌的大多数,却也没有勇气拿起斩断荆棘林的宝剑。

害怕着以后后悔现在的盲目,所以选择向前。
害怕着以后后悔现在的怯懦,所以渴望着向左。

人生终究太大,未来终究充满迷雾,

这个赌注我那不拿得起,又放不放得下?

她说,我也后悔过当初。但现在好像还是不可阻挡地走向当初。

我不知道她向前还是向左。

我也后悔过,后悔于当初无悔的信誓旦旦,

矛盾戏剧化地扩大了后悔的痛苦。

痛苦像一把斩刀,挂在头上,

生理地提醒着自己三思求无悔。

最省事也就向前了吧。

三岛由纪夫在金阁寺里写过,这样的生活是最容易的吧,好像不用努力也能回归这种熟悉。

第二件事

朋友的朋友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混着一所大专。

最终却又同考上了知名大学的那些同窗进入了同家公司。

他对朋友说:「连我也觉得,这个社会真xxx不公平」。

路不是生活的全部,

路组成网是离不开机遇的,而这机遇也成了最大的未知数。

规划人生早就不了比尔盖茨和乔布斯,但是它能造就施瓦辛格。

性格与机遇。

其实写了那么多,
也只能颤颤巍巍地说声:「这...禁左吗?」

不是渴望答复,因为答复终究无法拯救我。

拯救我的只有自己。

作为现阶段的我,是不是也要努力做到
人事を尽くして、天命を待つ?

为了不让文章变成怨妇无病呻吟文,答案一定要是 恩!

但是,其实呢。
也只会回答
「这...禁左吗?」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