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波回忆

May 19, 2013

Tags:时光收音机哈尔滨妈妈时间奶奶怀念回忆

When I was young.
I'd like listen to the radio.
Waiting for my favorite songs…

不知是巧合还是其他,想到收音机,涌入心头的是酸溜溜的怀念。

收音机,有小的,有大的。怀念却只有酸的。真希望如歌,昨日永恒。

在很久很久以前,收音机仿佛是奶奶的贴身朋友,印象中收音机与奶奶关系密不可分。

奶奶十分勤劳,总是忙东忙西的,难得每天干完家务小憩时,总会把一个大概有一本新华字典大的收音机放在身边。收音机是姑姑送给奶奶的,那时姑姑还在读研究生吧。

总之那个银色的收音机应该是我最早接触到的收音机了。奶奶喜欢听AM频率,影响最深的是“音乐之声”(已经忘了是电台名字还是节目名字)和声音严肃的女播音员的新闻报道。“中国中央人民广播......”貌似是每一段报时前的必读套路。

因为有电视的原因吧,我那时对收音机没有太大的兴趣。但是有时候妈妈出差,要我和奶奶一起睡觉。这时候就会很期待那台收音机,喜欢听着别人说话进入梦乡,就好像更小时候奶奶的呢喃与落在背上轻轻的拍打。奶奶这时便把收音机放到我们的枕头中间,我们一起听,奶奶总是最后入睡。

印象中还有一件事,不记得从哪里搞到了耳机,奶奶想试试用耳机听收音机,不打扰其他人。我草草插上耳机,递了一个耳塞给奶奶,打开收音机后音量超大,连站在旁边的我都觉得大得离谱!奶奶却没有反应,微笑着,期待着。我和奶奶说音量太大了,她却笑着提醒我放错了耳朵,没听到。我才记起奶奶有一只耳从小生病就失聪了。看着乐观慈祥的奶奶,我难过极了,赶忙调低音量,塞到我耳朵上,试试音量再给奶奶。那时内疚排山倒海般向我涌过来,第一次尝到了那么深的自责。

接下来则是我上小学后妈妈给我买了一台既可以播放磁带的飞利浦收音机。算一算大概陪了我10年了…那时很傻,用FM不停的调试,收到一个台就十分激动。导致一个多月都不会换其他频率。却不记得喜欢听什么节目,只记得广告好多...

就是这家伙~现在都还在服役!

小学三年级搬家,每天都要妈妈开车接送我(那段时光万分美丽,以后再说~)。于是放学后在妈妈车上就有了听FM102.8的「速度生活」的习惯,这是一款搞笑脱口秀。一度成为放学后盼望的礼物。和妈妈一起听广播总是让车里充满了欢声笑语。

初中三年,用飞利浦听遍了所有昆明FM频率,最值得纪念的是FM105放学后的小故事和中午的评书。就在那段时间,听过了「白鹿原」,「夜幕下的哈尔滨」等等。

妈妈的车载收音机,那时候真美好

高中对音乐更感兴趣,所以会长时间停留在FM95.4上,他们的歌都很喜欢。怀旧金曲也因为他们认识了不少。

不同的时段不同的频率。在空间上也是。

寒假去哈尔滨旅行,酒店床头柜上的iphone音响附带收音机功能。我意识到这是一个近距离接触真正哈尔滨的途径,他们的方言与所关注的新闻都与南方有许多不同。

电波生活,串起一段时光,一段回忆。

怀念,是寄托在物件上的过去。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