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有几个太阳

January 27, 2014

Tags:勇气生活VHEMT世外桃源1Q84害怕恐惧

好久没有写博客了,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但是我没有时间一一道来,当我有那个闲情逸致的时候,自然会一字不漏的记录下来。

目前我感觉到了恐惧,没错,恐惧。

我想趁着恐惧还没有走,快速的写下这篇文章。

这张文章会像是一篇小说,每一个细节都是下一个高潮的前奏。

但是就像我说的,我没有时间一一营造气氛,小心翼翼的埋伏好我的炸药,细心的做出每一个比喻,做出诱惑人掉入陷阱的表情,我现在只想记录下现在的心情,是的,恐惧。

必须说一下事情的几个我认为有关的线索,VHEMT运动,世外桃源组织,一个人住,黑夜,公交车,1Q84,律师的谈话。

假期开始前就打算在这个假期把世外桃源组织合法化,向和同伴走出改变世界的第一步VHEMT运动宣传会。

一切都美好的按照计划进行,我已经完成翻译,做好笔记,写好宣传单,打印了200张,和每一个会员通电话,接受会员的建议...

但是似乎不属于计划的一条线也在悄悄的走着,等着和我在此时此刻回合。

它就像一个不驯的演员,想要当主角一般,横行霸道。

现在我在纠结我明天要不要去?

我的计划就像撬开了什么似的,直觉告诉我这是我最后一次向后逃的机会,性格却又鼓励着我。

我不知道我所坚持的是否真的是正义的,我或许会说我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哪一个邪恶的人不会说这一句话?

我逐渐意识到我被赋予拥有某些东西,这些东西对我来说是福,也是祸。

我的背包里装着200张传单,我现在仍然打算早睡,准备明天的活动。

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安排好的,本来计划去丽江再翻开的村上春树的1Q84却在前几天跑到了我的手上,时间刚刚好,正到了此时此刻我看到了能刺激到我的高潮。“先驱”组织的神秘和罪恶被逐渐揭露。

我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自己正在走向“先驱”,走向不可意料的罪恶,走向前方一片黑暗的道路。

我和我同学说,我就好比这个世界的BUG,但是在我真的想做出什么时,我难以避免的被当初设计出来的“代码”,神奇的,以不可思议的力量阻止,我姑且把这个力量称作为“直觉”。

向前走是为了正义,向后走是为了正义。

向前走是我自己的选择,向后走是大家的选择。(或许是代码的选择)

向前走是漆黑的,向后走是光明的(但我知道那是一个永远无法突围的迷宫)

……
选择叱咤着我的耳鼓,我在做出以前从来没有想到的选择。

我害怕自己成为邪教组织的领导者,我害怕在某些意想不到的情况下自己给自己实行了洗脑。

我在之前所说的所被赋予的天赋就是煽动别人的能力。

我害怕我在无法矫正自己的情况下导致更多的人陷入黑暗。

我具备那样的能力。

但是我不知道自己的正义究竟是什么,就好比月亮是什么一样。

我的大脑在飞快的运转,出现了很意味深长的场景,美剧HEROES中,日本人在第一次使用了自己的超能力后被吓了选择一切都没有发生,画外音说:“英雄在选择自己的命运时都是狼狈不堪的”?具体的台词我也记不得了....

我需要一个强大的力量支持着我的相信,但是我没有,我一般选择于用自己来支持自己

但是就在这时候,我能体会到我的天赋在超出我的克制范围,我的代码在向我报警,我的性格在蠢蠢欲动,我的怯懦又开始闪光...

这种感觉格外的真实,就像小说里面那样,被无知的作家描述给无情的读者那样,那样真实。

如果真的是BRAIN IN A VAT,那么我应该就是操控者某一次兴趣下的产物,我会表演出他们要的效果吗?

我的恐惧是安排好的吗?

我不知道,因为现在天上还只有一个月亮。

这就意味着在22:28下我只能敲打出“哈哈”这个词,没错,我做了一个比喻,虽然它很混乱。

我想说的是,我在一个点上只能做出一个选择,而命运可以随机应变,有个人会说在22:28下我只能敲打出“哈哈”这个词,那么在此时22:30的我如果把“哈哈”删除,那么那一个人会依然微笑着说“在22:30下我会删除“哈哈”这个词”。

这就是命运论最神奇最妙的地方,我们可以利用这一点,但是随时也会被它利用。

而今天,就好像一个炼金术师终于不小心把各种试剂不多不少的凑在了一起。

上午我问一个律师关于宪法三十五条的问题,她故意停顿,故意理解似的告诉我“中国的法律千万不要碰”,为了更好的告诉我,她又委婉地告诉我她指的是中国的体制和政治最好不要碰。我能理解,这是她作为一个律师对一个看起来是神经病的人打来电话的最大限度最满足于某些算法下,系统给我的暗示,某种暗示。

1Q84营造的氛围令我感到害怕,比恐怖小说更恐怖。

我选择的一个人住又为我的害怕提供了温床。

我不知道明天的太阳会有几个,至少,目前不知道。

混蛋啊,这篇碎碎念写得太混乱了,但是情感是真的,就算BRAIN IN A VAT,我也觉得我很可爱,很可笑。

明天的太阳有几个,明天在说罢。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