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书店和童年的书

March 01, 2015

Tags:童年追忆新华书店回忆

好久好久没有写博客了,虽然和这些代码好久未见,但是丝毫没有半点生疏。因为在这长长的时光中,无论想到什么,看到什么,傑之屋都是我第一个我想写文章分享的地方。在这段时间里面我积攒了很多很多主题,台湾,香港,考试,新生活...想写它们的激情和热情有着不可计算的函数图象,今天想写新华书店的兴致很高。

新华书店,多么神圣的名字呵。依稀记得从小时的每一本书的尾页都会印着在新华书店销售,心里也便有了新华书店早已垄断了中国图书业的念头。然而有时也会看到有一些书籍在三联书店销售,而不是新华书店。我都会暗暗为新华书店着急,怕有一天这个奇怪的书店会代替所有红白色的新华书店。

我小时候生活的小镇里有两家新华书店,一家距离家比较近,走路大概30分钟。这家很大,豪气地占满了一幢楼来卖书。另外一家则是离小学近,走路也需要30分钟。这一家相比起来好像要崭新一些,但是面积却小了很多。

在换牙的年纪,我第一次尝到了独立的滋味。我敢一个人走30分钟,从家走到大新华书店,看一个下午的书,再慢慢走回家来。记忆中有时会在去看书的途中顺便拔一颗摇摇欲坠的牙。那时我用3元钱换一颗本就属于我的东西,细心的藏到口袋里,等着回到家骄傲地向大人们炫耀我的勇敢和独立。

我读书的顺序经历了三个时期。第一个就是老夫子时期,小学前我无限循环老夫子1-100(二叔买给我了除30-40以外的全集)。每一本书的册页都被小时候调皮的双手蹭得黑黑的,现在看起来也独有一番风味。看老夫子带给我的好处大概就是学会了很多成语“自不量力”、“祸不单行”、“分身乏术”。从此以后我偶尔在和大人的交谈中蹦出一个或许不合时宜的成语,都会非常高兴。小时候老是纳闷为什么王泽认为老夫子丑,我觉得老夫子长的虽然一般,但绝对算得上五官端正。随后看老夫子动画片,我第一次知道了原来除了普通话和英文以外还有一个粤语。

老夫子时代过后,就是无尽的经典中世纪。大人们给我买很多带拼音的经典外文翻译书籍,包括“海底两万里”、“金银岛”、“汤姆索亚历险记”、“80天环游世界”...我读起来虽然不觉得拗口,但是觉得大部分很无聊。那时候的我完全没有窥视其他文化的兴趣。带着完成任务似的心理读完一本又一本,只有成就感陪伴着我。除了买回来的经典读物,其他书都是在新华书店坐在地上慢慢看完的。那时我已经脱离了图文书,虽想显摆自己的前卫,却又无奈不能认齐大部分汉字,只能继续读那些有着拼音的经典小说。

中世纪过后便到了自由时代,从小学三四年级到今天,我的自由权利慢慢加大。从一开始我选书,爸妈帮我过滤,到现在完全自己买书,我接触了各种各样的书。有一两年疯狂迷恋儿童文学,每次到了新华书店都是直奔杨红樱专栏,读完所有淘气包马小跳,读完所有淘气男孩和团结女生,读完所有爱笑的猫,读完男生日记女生日记,读完所有年轻活泼老师还有中年可怕的老师。即使在新华书店读完了某一本马小跳,也要任性地买回家,一遍又一遍的享受。

再大一点,开始看言情小说了。一个初中同学说青春小说和言情小说的区别就在于后者有XXOO的戏份,所以我想大部分应该还是青春小说吧(笑)。妈妈借来过一本郭敬明的“幻城”,我在每天早上妈妈的车上一遍又一遍的读。惊讶于梨落和另外一位女子身世交替的桥段,幻想自己也能拥有不一般的超能力。真正的第一本青春小说是“泡沫之夏”,感受到其特别的吸引力,它一直不可思议地吸在我的手上,无法放下。那时候我终于理解到在一期“儿童文学”杂志上看到的一个故事:两个成绩不错的男孩嫉妒一个成绩更好的女生,便把琼瑶的书悄悄放到女生的抽屉里。一年后,女生高考失利,两位男生名列前茅,但最后还是内疚不已。青春小说真的有着不可思议的引力。现在看来,文笔幼稚剧情狗血的青春小说也能把人勾得熬夜看完(我是说“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笑)。我想,或许青春真的就是人类心中最柔软的情愫,无论黄发垂髫,还是正直豆蔻年华。

想写新华书店还是因为妈妈同事送给她了一张含有500多元的新华书店充值卡,使我在上星期去了一趟三四年无数过店门不入的新华书店。那应该是昆明最大的一家新华书店,但是里面的人却少的可怜,甚至不如其后面一家称书重量来卖书的小店。游荡在一个个小时候以为是迷宫之墙的书架里,我可以轻松的瞭望房间另一角书架分类的名称。我走来走去,心中意外却又不让人感到意外的发现我不再激动兴奋了。五六年的亚马逊买书经验以及把我训练成为熟练的电子买家,用鼠标轻轻一点的列表分类还有读书推荐,还有其他人诚恳的评价和亚马逊的背景介绍能很快让我发现合适的书籍。来到新华书店的我,笨手笨脚的在书架中穿梭,矮矮的书架现在才真是真正的迷宫。书背后的诳语的评论和扉页莫名其妙的介绍让人无法走近一本读物。我发现我变了,但是新华书店没有变。

我把注意力转移到其他人身上来,感觉他们比书有趣。历史书架下有一个带着厚厚眼镜的少年,单膝跪着全神贯注地读一本中国历史书本。当他感觉到我走过的时候,紧张地避让我,用青涩的眼睛友好地望向我,直教我想起少年时坐在地上读书的样子。言情小说书架旁有一个大概20多岁的男人,用手肘杵着书架,双手托书看一本封面有着可爱少女的小说。他忍不住地一直在笑,我看着他也觉得很好玩。这就是书的魅力吧,展开广阔的双臂拥抱每一个有着渴望的人。男人那真诚的痴笑莫名让我感动。在查询电脑的旁边有一个20多岁的女生,耐心的等着她前面的人用电脑。她看起来很平静,前面那个男人好像查不到自己想要的书,试了又试。女生依旧平静,淡淡地站着,看着电脑,心里可能想着另一个世界。这些真实的角色让我着迷,看来我的老朋友还有很多朋友,新华书店毫不吝啬地稳稳地载住他们。

最后,我买了两本挂念很久的书“没有颜色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还有“菊与刀”。走出新华书店,看外面商业区的热闹和心里的清凉,感觉到差了些什么。原来是新华书店没有帮我盖章。以前新华书店读者只要买了外层没有塑料薄膜的书,书店都要强迫盖上一个红色的“新华书店XX店”还有当天日期。回头望出口,有一个带黑色帽子的微胖中年男子坐在木椅上看报纸,桌子上有一个闪亮的红色的章。心里莫名的想这两本书的最特殊的个性应该就是出生于新华书店了吧,我应该替他们纪念一下。于是我走向中年男子,请求他替我盖上红色印记,在他检查我的小票后,他十分小心的盖上了红色的章,章印闪闪的,阳光下有饱满的却不甘的蛮劲。虽然现在只有主动要求才可以盖章了,虽然现在盖章的内容只有“新华书店”了。

上面是以前的盖章,下面是如今的。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