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耐冇见

April 17, 2016

Tags:大学随笔生活美国

距离上一次写博文居然已经有整整一年了,时间这种东西,真的一眨眼就“呼”地飞走了。如果有人说我明天就要死了,我也不会吃惊。毕竟几十年就是几十个一年嘛,“唰”地一下也就飞走啦。上一篇博文是在云南图书馆写完的。我和一个同学常常到图书馆看书。有一次我抬起头想和他说话,只看到他身后上百只海鸥从湖面向上飞涌,卷起乱眼的白色风暴,充斥着混乱和放肆的力量。

去年这个时候我憧憬着美国的生活,盼望着威斯康辛的雪花,也难免对新生活的忧虑和紧张。现在我已经在美国呆了八个月了,感觉和高中生活没有差多少。这八个月内哭过好多次,都是因为孤单。我发现哭蛮有趣的,眼泪总是降临在漆黑的夜。早在初中就发现被夜包裹的我,与太阳底下的我是不同的。白天的我觉得夜的心悸太过做作,晚上的文字和眼泪睡一觉就不留下一丝痕迹。黑夜的我却又恨太阳是那么无情,那么没心没肺。

高中语文老师曾经说,你们都没有经历过寂寞的痛楚,充其量只能算作青春期的孤独。如果他不是老师,那我会蛮喜欢他的。所以我相信孤独和寂寞是不同的,每次落笔都要仔细琢磨这两个词的差异。仔细想想,我应该是没有经历过寂寞的。孤独是需要人陪,但人陪不了寂寞的人。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