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好久不见【下】关于日语和手术

September 07, 2013

Tags:日语苦痛假期无助手术医院回忆

嘿,好久不见。

都快放中秋节假日了,还在回忆着假期。

日语

日语班假期里依然是周日下午上,因为学习语言的人相对比较少,所以总有人问我为什么要学习日语呢?

其实我也不太明确,第一是喜欢日语那样的感觉,每个假名写出来都有种自然的气息。第二是新闻频道里常常会采访到一些老爷爷和老奶奶,无论是什么严峻的话题,他们总是从容地分析着问题,印象中总有恬淡的微笑还有每一句话后都会拖一个ね(ne)~所以感觉日语说出来很调皮很随意。

日语课不像那些补习课,这里云集了各个年龄段的人。最小的今年初三,最大的同学和我爸爸差不多的年纪,就叫他许叔吧。

老师也对我们为什么学习日语很感兴趣,大家答案各不相同,印象最深的是许叔说只是想保持学习的状态,活到老学到老。

今天刚刚和在美国的二叔facetime,他一直强调要慎重选择自己的专业,到他的年纪,改变和转业是多么困难,只能坦然的面对选择,接受选择,而不是伸出手去做出选择,最后他还感叹道:“青春真好,可以选择。”

我们总是走在属于我们自己的道路上,欣赏着自己喜欢的风景。

走得远了,还能驻足看看其他风景,即使不能近玩,就远观也就够了。

这一点上很敬佩许叔。

书法课

接下来就是书法课了。在放假之前两三个月吧,开始发现能写一手好字真的感觉不错,用好看的字写文章,读起来都让人怡然。

于是我就开始了我的练字之路,首当其冲的就是纠正那个陪伴了我十多年的错误的握笔姿势。一开始感觉好别扭,但是咬着牙坚持也就顺理成章地改掉了。

现在看到少有人会正确地握笔会感到自豪,竟然做了一件这么简单却鲜有人做的事。

其次是每天要摹帖,可是每天做作业都要做到十一二点,所以只坚持了一段时间。

最后在放假前觉得了找一个书法班,强迫着自己去练习。

可能是没有缘分吧,因为各种事情都和它的时间撞车,最后只好放弃了。希望现在重新拾起!

手术

在假期里对于我影响最大的就是一个疝气手术了,从小就有疝气,因为没有复发于是没有太多关心。

直到高一上学期一次搬种东西之后就复发了,家人和我做了各种检查,最后在假期终于查出来是左腹股沟疝气,于是当天也就决定住院做手术了。

对于第一次手术是有好奇也有害怕,手术安排在周五,周三开始做各种检查,大小便检验、心电图、胸透、验血等等。

每天都有家人陪着所以也就没有很害怕。

到了手术前夜,灌肠之后,渐渐觉得紧张。心里傻傻的想着全麻是什么感觉,会不会醒不过来或者变傻之类的(现在回想倒反觉得那时候好傻),辗转反侧,好久才入睡。爸爸为了陪着我,直到听到我的酣睡声,才安心自己也睡了。

手术安排在九点,一个胃癌患者后面。我七点起床准备完毕,换上病患服,焦急地走来走去,接着坐下来读有时右逝的《如果2》,稍微减缓了些许紧张。爸爸妈妈姑姑奶奶和我打趣着。大概到了八点多吧,护士便带我走进了手术室,第一次见到电视剧里那个好像很熟悉的铁门。脱掉眼镜,换上拖鞋,身后铁门静静的慢慢的关上后。里面是一大排椅子,有很多仪器,护士独自登记着做手术的信息,我坐在冰冷的椅子上,实实在在地感到无助。

旁边有一个医生抱着一个婴儿和他父亲说做手术前就要有所准备,父亲严峻而毅然地点点头,望着那个什么都不知道的婴儿。我也看着他,心里真诚地祈祷一切安好。一会后麻醉医生便带着我进了麻醉室,趟在手术床上。贴好心电图的极片,嘱托着手术后听到有人叫我时,一定要努力有所反应。喷了预防哮喘的药剂后,便在我手上埋针管注射青霉素。

因为很紧张,所以心脏监视器一直在报警,弄得场面有点喜感,麻醉医生为了缓解我的紧张,便不停地和我聊天。监视器也就忽然稳定,忽然报警了...

准备得差不多了,麻醉医生把麻醉药递给我看,是一个大针筒里大概灌满了8厘米的纯白色液体,看起来浓度很高。她边和我介绍着这个麻醉药“快乐牛奶”边缓缓把它注射到青霉素里。我说了一声好后,便问她会不会做梦什么的。现在回忆不起来更多,只记得最后我说“为什么灯管变软了?”说完后,真的只有一秒,我就倒掉了...

依稀听到有人摇我,叫我名字,比出手势问我是数字几,住在哪个病房。接着就是手术床哗哗走的声音还有划过我脸的风。

“一二三起”我就被抬到了病床上。

手术后我又在医院呆了三天,头天打了一天的杜冷丁止痛,接着拔了尿管。拔尿管时真的疼到可以捏断床上的铁杆了,刚刚开始拔我就哭了。拔了尿管后也是痛苦,不想小便时,护士“威胁”道再不尿又要插尿管了。终于第一次小便时,那是火辣辣的感觉呀!

手术最感谢的人就是我的爸爸妈妈姑姑奶奶了,每个人都陪着我,和我聊天,看电视。安慰我,鼓励我。


住院的手牌

大概就这样吧,我的假期。

最后附上一句我在手术后某一个晚上在漆黑流泪,写下的一句话:“记住这种无助与孤寂,用爱与温暖回报那些同样的人。万安”

最后最后再附上“快乐牛奶”的真实身份“快乐牛奶 丙泊酚 奶状麻醉剂 可置幻觉 被广泛运用于各种手术 采取静脉注射形式 也有用于屠杀大型牲畜“

恩,好久不见!我回来了!

· EOF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