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out

December 23, 2015

明天的日记

在2008年2月10日晚,我建立了第一个博客。2008年2月11日发布了第一篇文章。

博客叫「明天的日记」,那时的我总觉得「今天」乏味,生活的乐趣应该浸透在未来的想象里。

那个时候我小学五年级,每一个星期都要写一篇作文。写作是很无趣,面对五花八门的题目,最头疼的就是要编出切题的经历,然后把作文书上的好词好句小心翼翼地嵌到作文中。

在写博客前,我几乎没有写过一篇真实的记叙文。我好像很在乎和老师同学分享我的生活,哭和笑的缘由务必是私人的,公开化似乎能杀死每一滴眼泪的真实。

但是博客不一样,网络上除了我姑姑和妈妈,再没有熟人能窥视我的生活。
于是我开始写自己的文字,即使它们也不是百分之百的真实。

新鲜劲褪去,「明天的日记」终于死在了初一。

傑之屋

2013年3月20日,叫作「傑之屋」的第二个博客用Wordpress建成了。那时我高一,相信拥有一个自己的域名,就是在互联网海洋里拥有自己的一座岛屿。岛屿完完全全地归属于我,这感觉无比奇妙。

我继续写字,记录高中的疑惑和不安。大概从初中末期开始,充溢的情绪支配了我的笔,边哭边写慢慢成为家常便饭。甚至有时候我能从刚落笔。哭到最后一个句号。虽然觉得胸腔很酸,眼睛很疼,但是能大哭一场也是很幸福的。

我开始相信滚烫的眼泪是值得记录的,因为每一颗都咸得不同。

在「傑之屋」,我力求用文字刻下青春期畸形而易变的情绪。「我要成为能对着镜子解剖自己的医者」是我的副标题。

「傑之屋」被黑过一次,重建一次,换主题一次,换Widget无数次,折腾每一个插件的时间都比得上写一篇文章。在2015年,我也慢慢孤立了它。

但是「傑之屋」对我影响很大。刻意地观察自己,让我发现了自己是那么陌生。这更让我沉迷于跳出自己的身体,用第三只眼睛冷酷的观察我的规律和丑陋。有一次做恶梦,即使我知道这是梦,但也甘愿陷在痛苦的泥沼中,只为了好好感知自己的情感,把它记录下来。「情绪感知」对我来说,就是在大脑里把其化作文字,念给自己听。

咏怀呼吸

这个博客建立于2015年12月22日。阅读曾经的文章,我发现博客作为载体,诚实地记录了我的变化和成长。如今的我,通过阅读自己的文字,仿佛还能深刻体会到小学的叛逆,高中的无奈。这些文章成为了我存在的证据,以及研究变化的依据。

尤其是「明天的日记」里的一些文章,现在看起来中二,尴尬。但是能再一次回味曾经赤裸的意识形态和思考方式,也让我深深感到激动与兴奋。

决定搬家是英文Farbox针对文字的特性吸引了我,毕竟文字最真实,写作最愉快。

「永怀呼吸」指的是永远怀念生活,即使背道而驰。

我相信无论生活一蹶不振,苦涩难耐,还是热血执着,都值得怀念。
无论过去,现在,未来的生活都值得纪念,只因为他们都是真实的存在。

切记此博客的读者永远是我,如果这里的文章是为了别人而写,那「咏怀呼吸」就死了。

· EOF ·